无趣的人
杜铁|GGAD

【GGAD】他是好老师吗?

*开着一辆山地自行盲狙了国二,是家的味道

*GGAD复健,OOC处请尽情欢乐指出,我们一起哈哈哈哈呜呜呜呜



Summary:霍格沃茨的变形术教授连年被评为优秀教师,一黑魔法研究者对此表达了自己的质疑。



每年这个时候—霍格沃茨特快刚刚把结束了期末考试的学生们送回家的时候,数不清的猫头鹰都会飞向魔法部青年巫师教育司,带回来一份份调查问卷。它们和踪丝密切绑定,凡是有就读于霍格沃茨的未成年巫师的家庭,都要在立下诚实咒语后如实填写,按时上交。

毕竟孩子们是巫师的未来,奇洛、洛哈特这些没有为人师表觉悟的老师实在让各路家长都操碎了心。

根据统计结果,每年都有教授在众声音的鞭挞下递交辞呈或勤加改勉,也必然每年都有教授获得如潮赞誉,更加声名远扬。

自从阿不思·邓布利多担纲变形术教授,“最优”的名号便从没给过别人。很快,超人气的名声便传过大海,带着英国湿乎乎雾蒙蒙的气息复又上岸,找到了远在德奥地区的魔法鬼才—盖勒特·格林德沃。

要是您说,魔法用得好与和邓布利多教授联系起来不非得是必然,那么这里再揭露他另一重身份:德姆斯特朗魔咒课、变形术、黑魔法防御术(其实防御术划掉也行呢,真的。)的荣誉教授,偶尔过去开一个讲座,说一说理念,再批一批“小兔崽子”们。他也算半个教育工作者了,也明白不管把话讲得多么煽动还是拿出什么新鲜手段,没有什么绝对支持可言,人心总是复杂易变,各有取量。

看看邓布利多荣膺优秀称号多年的丰功伟业和自己举步维艰的人才收容计划,格林德沃对一件事深以为然:死掉的数据不会说话,幸存者为统计带来偏差,英国肯定是有点什么神秘事件。而他就要去瞧一瞧。




“让我们热烈欢迎德姆斯特朗荣誉教授格林德沃来我校做学术交流!”校长阿芒多·迪佩特在开学晚宴上向师生们介绍了这位眼神像鹰隼一般的男人,强撑着镇定语气和表情。毕竟,那可是因为年纪轻轻就做深奥黑魔法研究而被德姆斯特朗开除的人啊!他如今又成就到了什么程度,又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突然要来交流一年?迪佩特校长坐下后越想越不安,邓布利多教授突然向他敬了一杯蜜酒,他才缓过来一些。

“盯着点他,就靠你了!”饭后,霍格沃茨校长与变形术教授湖边散步,认真共商校事,迪佩特半是欣喜半是忧郁地说,“校长不能总是干涉教务,但出了什么事,阿不思,我一定和你、和霍格沃茨一起面对!”

赤褐色头发的教授皱起了眉头,郑重地答应了满脸担心的老校长。



“认真的么?教他们易容和反易容。你的学生能有那样天资聪颖?”格林德沃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除邓布利多以外空无一人的教师休息室并且径直坐到他的身边,瞄了一眼教案然后说。

“恐怕这是我的课堂,格林德沃教授。”邓布利多半月形眼镜片后面的眼睛抬了一下表示简单的问候,随后继续在各个节点上做笔记。

太好了。

课程学生学不会,他格林德沃还怕没料怼?



邓布利多教授掏出了他形状考究的怀表看了一眼,宣布是时候下课。全程忍受外校教授在背后的审视目光的学生们松了一口气—说怪真怪,人们总能对来自背后的目光感受敏锐,却频繁在面对面的交流中反应迟钝。他们三五成群收拾好课本准备享受午餐,没成想又被黑袍教授抓住。他来自欧洲更高纬的地区,穿得也像那神秘的德姆斯特朗一样如在寒冬,竖起的领子显得他更高了几英寸似的。眉毛一扬,异色双眼危险地眯起,压迫感颇像在审问犯人。


但他只是挨个问,你们觉得这节课上的怎么样?

第一组被抓的是一群拉文克劳,姑娘们编好的金黄色发辫快要被紧张地抓散了。

教…教授,我们认为邓布利多教授讲得真的很好。比如教材第三百二十四页只提到过一句易容咒使用时间过长会导致使用者面部僵硬,而教授列出了好几种典型形态,他也鼓励我们继续在图书馆做进一步文献查找,我们正要去图书馆呢您要是没有其他问题我们就先走了—

下一帮斯莱特林先是向格林德沃正式地致意,随后表示尽管邓布利多教授成功地把傲罗技能带入霍格沃茨课堂,格林德沃教授大名鼎鼎的教学风格也十分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很期待一睹教授指点魔法的风采。

又抓到几个拉文克劳。格林德沃劈头先问一句,你们有没有更期待我来给你们讲一讲变形学呢?

为首的斯文男生推了一下金丝边眼镜,一本正经分析道,您不必怀疑自己,教授。我们已经通过德国魔法研究中心的报纸、在德姆斯特朗读书的远亲、供职于德姆斯特朗的前辈教授了解到了您的教风,是很前沿犀利的风格,今天邓布利多教授使用的施咒手法已经让我们眼前一亮,我们也很期待您的分析角度,教授。




回到教师休息室的时候,格林德沃步伐轻快得像要飘起来似的。这次,赤褐色头发的教授从填字游戏中抬起了脑袋,深深看了这实体的幽灵一眼。

我以为你是任何奖章荣誉都不在乎的呢。他把填字游戏报纸折好放在身侧的桌子上,明摆着从格林德沃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了更多。

变形术教授也是摄魂取念大师的传言也证实了。格林德沃立刻封闭大脑,终于做出一个很有把握的表情。

当然不在乎,除非它当真证明了我是个多么优秀的人。

赤褐色头发的教授直视着格林德沃的眼睛,冷笑着说,连幸存者偏差都不再考虑了,请原谅我对你的水平持保留态度。

那你想切实看看我的水平么,教授?



放到正常人的场合,下一秒该是严肃地立即将格林德沃的变形术讲座提到日程上来。可是他们两个一个满欧洲收徒,一个收了满英国的徒,都是巫师界的天才翘楚,脑回路怎么会就那样一直平铺直叙呢?当然是要在这标准剧情之前再加点尔虞我诈,加点愿者上钩,加点成年人间的身体对话。

在其他教授看来,邓布利多教授只是站起了身,抖抖袍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格林德沃走出了休息室。

或许是一次不便别人听的学术讨论甚至学术实践,或许是对一些学生的评论,那是天才们的节奏,有什么非要注意的吗?



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去邓布利多教授的房间窗户施个透视咒语就能看见了。离开的时候多冷静理智,克制殆尽后就有多炽热疯狂。那扇雕刻着凤凰的门刚一关上,邓布利多的呼吸就已经被格林德沃夺取干净。格林德沃精瘦的身形没有花拳绣腿,揉捏邓布利多身体的双手力道强劲,偏偏嘴唇还堵得住带着甜品味道的低呼。邓布利多才不会任人宰割,他选择把魔法放到一边,用双手精准又凶狠地解开格林德沃衣服的扣子,让这个才见了不到两周的男人率先裸露出整个上身。捏着邓布利多的后颈,格林德沃毫不犹豫地施下了无声咒,令倒在猩红色床单上的邓布利多和他自己都俱如初生。他的手很灵巧,格林德沃突然想。或许让他亲手做完这些才是正确选择?

没那个时间考虑也没那个心情后悔。花无重开日,棋都到了这步,当然可以想出其他的走法让这个晚上更精彩。格林德沃借着依旧捏着他后颈的手将他向床头带,另一只手攀上英国教授编得比拉文克劳姑娘都精致的头发。邓布利多当然知道他打算对那个盘发做什么,他哼了一声—毕竟对那头长发更熟悉的还是他本人,迅速松开了头发,披散下来一绺绺扫到格林德沃的胳膊,十分勾人。他甩甩头发,这样那丝滑的质感就吸引了对方,令他后颈的压力突然一轻,脱离了十分的被动。

趁着只有头发被摸(美好的事物总教人停下来欣赏,不是吗?),邓布利多一发力,上身直立跪在床上,离对手的刃仅是一次挺身的距离。

可能是教师的职业病吧,他总是希望掌控局面。




后来邓布利多教授身体抱恙,变形课果然让格林德沃教授包了。




应该会有后续叭 

评论 ( 2 )
热度 ( 67 )

© 洛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