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的人
杜铁|GGAD

虽然清凉的女声确实让这首歌给人惊喜的感觉,但我单曲循环这首歌的原因只是…听着就想起GGAD。

Summer in the hill,these hazy days I do remember.
那是我们都会去遐想和赞美的戈德里克山谷的夏日,穷尽华丽词藻,拼尽精巧语句,难述少年飞扬的神采,那是浓雾也遮不掉,抹不去的神光。

We were running still,had the whole world at our feet.
这里的were就是我认为的第一个虐点了…他们强大,他们志同,他们情投,却仅是当时道寻常。睥睨天下的路,谁也没走到尽头。

Watching seasons change,our roads were lined with adventures.
虐点之二。网易的歌词翻译都将其译为“我们走过的路便是传奇”。然而road的复数形式已让这句话捅刀。是戈谷别后,才有黑魔王崛起,白巫师名扬。

Mountains in the way,couldn't keep us from the sea.
这句就要恕我稍作改动了…毕竟人家胖鼠也没有专门给GGAD写歌对不对。
我有两种解释:一是戈谷乐此不疲找圣器;二是战后即使身在霍格沃茨或是纽蒙迦德,相隔千万里,也没阻止他们一致的,对死亡的释怀。相信大家还会有更好的解释和延伸,权当我抛砖引玉。不管怎样,两个天才的大脑,共同点还是不少啊。

Here we stand open arms,this is home where we are.
“张开双臂”,反正我是最先想到了迎接死亡的毫不犹豫…Percival,刺过帷幔,Albus和他,至少是曾经的爱人,在死亡面前最后一次不约而同。而所在之处即为家园…还有哪条反射弧比连着国王十字车站的还短?共同归宿未尝不可是美好结局。

Ever strong in the world that we've made.
“我们创造的世界从未如此坚韧”
个人觉得是因为他俩的付出,各路心中尚还有爱的人的觉醒,让正义一方更强了(不过说正义这本来就是不对的…容我日后再想)

I still hear you in the breeze,see your shadows in the trees.
想起来 @解宁 大大填的《匆匆那年》——把你放下的瞬间,阳光正耀眼。
在他放不下时,或许是这样:

这世界没有你。这世界无处不是你。

微风中歌唱,大树上小憩,他。就只有他。

Holding on,memories never change.
有一个瞬间听成Moving on,想想也觉得在理。以往不谏,来者可追。
他会用金发少年的笑声让他在无人的深夜里安然入睡或是彻夜不眠,他也会用那些共享过的黑魔法知识窥测里德尔的计划找寻魂器的蛛丝马迹。
为着记忆,这样一笔共同的、珍贵的财富,也该说声谢谢。


后:monody是悼诗,是挽歌。
打完顿觉文学素养英语水平都很不够…但是简直太想po出来了,分享这首歌的念头像贾平凹的胡蝶,抓得心鲜血淋漓。不要太把一个答小说情感总也答不全的人的话当真,她还需要今年六月以后的改变…
希望这首歌,也能激起你内心的波澜。
某个瞬间,你在怀念,却浑然不觉。

评论 ( 6 )
热度 ( 52 )

© 洛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