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的人
杜铁|GGAD

【杜铁】below his hands/他手之下

隐晦的脆皮鸭|我可能终于写到彻底OOC了|Doom中医(?)设定!

作为秋季学期在MIT常设系列讲座的公众人物,今年Tony Stark表现得出人意料地“OOC”。不光是忙完了对撞实验的同人大手姑娘们这么谈论,但凡看过往届讲座情况的科研nerds都觉得今年他明显不同。

最明显的差异,就是答疑时间的规律性减少。从前那个只要天没塌地没陷就会把高质量问题尽数当面答完的Tony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奇怪的'One Question'制度。

“可是先生,在2016年秋季学期第七次讲座,您也是站在这个位置,告诉我们科研绝不能害怕提出问题。疑惑不是能力不足的表现,反倒是前进的助推剂!为什么这次反倒只有一个问题能得到当面解答?您有在为学生的求知欲着想吗?”

“你可真伤到我的心了。现在大学里的年轻人都只听一半话吗?我反思了之前的互动,觉得效率还可以再高一些。许多问题的解答只需要一个共通的想法,能来到Massachusettes已经证明了你们的能力,我再多说只会阻碍你们向前。所以其余问题—如果你们还记得我的邮箱!用你们的学号邮箱发过来。同类问题将会得到相同的回复,当然如果有一级棒的想法我也同样不会吝惜笔墨!—好啦,今天谁来提问题?”

…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女孩们对如此容易地被说服的同事嗤之以鼻,提出了新的变量。他本学期改变了香水的品味,看见没有?—不,闻见没有?

Tony Stark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刻意让人感到不适的人,在香水选择方面尤其走心。在日程包含看望孤儿院孩子的时候他甚至不会喷洒任何种类的香水,只让阳光的味道溜进孩子们的鼻腔。

而这个学期?天哪,就算是一个只占到了最后一排的感冒鼻塞的可怜男孩都能发誓感受到不一样的气味分子。坐在前排好学、敏锐的姑娘们则利用独家的专业知识孜孜分析,并且感谢gay蜜们从男性体味角度出发提供的适用建议。

“Stark国际难道开发出了新尾调?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味道那么冲。难道只有那一种?”

“那也不非要在Prof Stark身上试验啊!也许只是他自己试验出的配方,非常喜欢才洋洋得意用了起来。”

“Language!Mr Stark,洋洋得意?真正的他不会是那种行为!”

“这种辛辣层次已经是东方香的程度了吧…”

“恐怕已经超了。”一个亚裔男孩终于开口,“怎么会有人用艾草做香料…”


在理疗室内他们…

评论 ( 15 )
热度 ( 71 )

© 洛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