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的人
杜铁|GGAD

【杜铁】GLIM(End)


放图装个逼解释一下标题咋来的

哦哦西全部算我

并不是本地人,如果有错漏先在这里道歉了。本来是想趁元宵,有气氛、有脑洞的时候写完,可惜赶DDL赶着赶着故事就变调了...希望大家和谐阅读,愉快赐教(=^ ^=)


对于浸淫在权力与财富中太久的人来说,既使他们受益又给他们诸多限制的排场早已没那么必要。如果说Doom和Tony难得的一次假期旅行—尤其地点是在中国—一定要说出一个最亮点的事件,那应该就是值元宵佳节,混进人群中逛一次灯会。

“这片土地甚少受我们活动的波及。”Tony在做行程安排的时候说,“我想看看没有所有这些糟心事的烦扰,他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你是说最初平静的过去。”Doom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满满都是对未来学家的钦慕赞许。


MJ大声咳嗽,“好了啊你们老两口!赶紧走赶紧走,托开一家夜店炸一家的运,我可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运营炸了这个公司。早点回来,我就早点撂挑子。鬼才愿意和那群虎视眈眈的董事周旋。”


“好姑娘,你知道我也不愿意就行。”Tony给了红发姑娘一个魅力十足的眨眼,Doom也优雅地朝MJ笑笑,转身看全息屏幕的时候却暗暗挤了Tony一下。Tony不胜其烦,但生怕MJ闹辞职,还是憋下了一口气。




Tony从美食街逛完,整个人是满载的状态。盒装老上海巧克力充当托盘,上面放了另两个盒子,一个放着切好的素鸭肉,另一个码着方块形状、叫不清名字的甜品。嘴里又另含了汽水糖,弄得Doom想亲昵而无处着手。


“你看看我们还差哪里没逛到。”Doom拼命让自己能比那些甩不掉的小吃更令Tony注意,展开那张跟门票一同到手的地图,在Tony眼前晃。Tony鄙视地甩了他一个眼刀,而Doom的语气甚至无辜。

“净看你了。”

Tony转过脸去观察地形,掩饰了脸上表情却留给Doom发红的耳朵。这人就是:强大久了,让人忘记他仅肉眼凡胎;孤独惯了,让人忘记他仍能爱人;Tony都要自暴自弃地习惯和他别扭地并肩作战、做事总有个背后灵了,却忘了这些瞬间的源泉,忘了他深情的出发点。

和平时期有和平时期的样子。Tony说服自己。心里有微小的声音提醒他说和平注定不会长久,以后像这样能安逸着牵手同游的日子再难寻,暗处的隐患惶惑,重重危机,如捕猎者伺机待发,一不小心就是满盘皆输。

Tony依然抱着吃的,但略微放松了紧绷的肩膀。


“我们只有九曲桥没逛了。”


指示牌标得很清楚,上桥与否两拨人由金属栏杆、斑斓店铺和古色建筑隔开,泾渭分明。开始排队的地方竖着预计等待时间的蓝牌子,表示分钟的数字粘到了一百二十。甫一站到栏杆这边,身后立即又有游客补上,毫无退路又寸步难前。

用栏杆强行隔出来的大队终究无法整齐,本来并肩的两个人被推推搡搡,很快就隔了距离。Doom被挤在了后面,甚至看不清Tony的发旋。

“Anthony,你先别动。”他大喊道。

“我最讨厌有人和我说这个。”Tony不情愿地应下,努力控制着被挤的歪歪斜斜的身体。

Doom很快连过数人,精神抖擞地紧贴Tony身后。扭头看着不触发分毫魔法能量但身法依旧优雅的Doom,Tony想起了来看灯之前他们的对话,不由得哑然失笑。

“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奈何不了这巨大的人潮。”Tony用着新学的中文词汇得意洋洋地说着,“我们是如此特别,如果泯然众人我们又会是什么状态?”Victor von Doom总是轻易地轻视所有人—(在掌心炮举起来之前他向Cynthia的灵魂发誓不算Tony)因此他对这种泯然众人的说法并不十分感冒。无关乎他是Dr Doom还是Infamous Iron Man还是其他什么,所幸提出想法的Tony是那个能牵动他心弦的人。于是他由着Tony咧着嘴带上让他脸痒的生物科技伪装,由着Tony不让他在异国土地施魔法,开始学着和他一样随臃肿的队伍缓慢挪移,凭栏观望由钢丝布匹统治的湖上王国。


他不懂东方数千年的历史积淀,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投江那个人又怎么会为景色写下万千诗行,但他从在跨越流水的桥上如水流过的人潮中看见了许许多多双热烈的眼睛。他曾从敬仰自己的子民的眼里见过类似的。


Doom仍占有着Tony的后背,而与他共享体温的Tony此时转过头来看他,好像要把这希望尚存的灵魂也共享给他似的。


为了不与爱人走失,不少情侣都在排队的时候后背紧贴前胸,而他俩是在灯会的喜庆和约会的腻歪气氛中首先亲吻的一对。汽水糖化没了,能蹦出连珠妙语的唇舌尝起来很甜。


“…情人走九曲,天长又地久。”陌生的老人背着活泼的孩子,关于九曲桥的小调讲到了末一句。
温软的触感,潋滟的水光,人群嗡嗡的低语。老人无心的旁白和情人有意的浪漫。
至少此时此刻,他们谁也没再想起流血的伤痛的过去—


如果金面夫人没有作乱,Tony还能与再次开店亏本的MJ碰撞邀她来代管公司么?这甚至不必须是个漏洞,但疑惑和动摇偏就哗的一声在Doom脑袋里炸开了。

Latervia的残垣断壁,天台上食不知味的半袋薯片,餐厅玻璃窗后红金涂装的漂亮盔甲。破败的实验室,没藏好避孕药的女人,母亲的墓碑。
Doom总是渴求更高的境界,最近他的宏大愿景包括了令Anthony Edward Stark认真对待有了改变的他。

可惜总有很多事来不及。


意识做足了春秋大梦,肉体仍在被攻击被打倒的疼痛中。战斗之前他内心阴郁无比,现如今最后的美好被他在梦里消耗。



Victor von Doom彻彻底底明白了他想要的为何物。


他不在。而这一切都很糟。



评论 ( 4 )
热度 ( 48 )

© 洛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