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的人
杜铁|GGAD

【狗崽】所以妖狐不知道


成功人士狗x酒吧驻唱崽


私设注意避雷。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那美好的平安京。







“这点小钱他便如此随意,假以时日他握了大权大钱,还保有这般轻松的态度,可怎么办?”

“你管这叫小钱?小生和你拼了!”




故事始于一间叫河鲤的酒吧。室内装饰基调为蓝色,灯光幽暗,给人平静舒适的感觉。酒吧特色是以净化后的河水调制的鸡尾酒,别有一番味道。

为大义奔波的能源公司总裁大天狗先生选择常来这间酒吧坐坐小酌,主要还是离自己家近。

并且酒与驻唱歌手都很有趣—带着下班时间特有懒散的大天狗先生在台下摇着酒杯如是想。

眼前的青年颜色冰冷的银发被灯光打出冰冷的颜色,末梢泛着紫意,微闭的双眼睫毛纤长,与眼角绯红一般飘逸,甚至可以被失礼地形容为春葱一般的手指灵巧地拨弄着吉他,发出不及他嗓音一半清澈的乐音。


许多个用余光打量歌手的夜晚,大天狗都反复提醒自己,这个歌手是妖。当真惊叹他容貌似妖的年轻女人们倒是歪打正着地想对了。自己卸下总裁面具后的妖生是与战斗为伴,或许这个面容俊美的青年就与什么妨碍妖界安定的事件有关。

事实证明他猜对了。


一日该轮到那青年献唱的时候,确实有名银发泛紫的青年走上了台接过了麦,但大天狗并没听到预想中的清风雅乐,取而代之的歌者眼中毫无灵性可言。

大天狗放下了酒杯,不动声色地结账,离开。

“被发现了呢,鲤小姐。”角落里个子不高的害羞男生轻声说。

“我们只是按晴明先生的话做事而已,没事啦…河童你这样担心的样子倒是超级可爱呢!”被称作鲤小姐的少女笑着揉乱了男生的头发,又惹得他一阵脸红。


在那么多纸醉金迷的衣香鬓影中,大天狗最清楚那个驻唱歌手的气味。

大天狗没入人世的时候也算是云游四方的大妖,但他并不识得歌手的气味究竟是何处的特产。他就像河鲤酒吧的鸡尾酒,各种成分混杂在一起,伴着奇妙的反应,形成了全新的物质—形成了他的味道。

歌手像个谜,鸡尾酒尚有核心的河水来调剂,而大天狗不清楚歌手的本源究竟为何。他为这谜题疯狂着迷,不放过他唱的每一首歌,不放过他的每一个停顿每一个高音低音,他试图从睫毛的颤抖、喉结的滚动和弹奏的手法来解读他的内心,却依旧不知道真相的航船驶向善恶哪方。



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视线掠过万家灯火,城市的喧嚣慢慢潮落,大天狗来到了临海的废弃工厂。

和擅长结界之术的源博雅共事久了,大天狗也比寻常大妖对空间裂缝等事物敏感许多,循着裂缝方向摸索,他不出所料地听见一些低语。



“打开它真不容易,还好,终于成功了…”

“…快走吧!那些牺牲是为了你的未来!”

“卷土重来难道不是我们都希望看到的么?”

“那些贪婪的蝼蚁你有何惧,你归来之日正是复仇之时…”


大天狗忍无可忍,一举毁灭了那个只有一人大小的裂缝:“你们在干什么!”



工厂仓库内,露出妖相的歌手紧紧搂着满身血污泪眼朦胧的孩子一脸凶恶地看着他。


饶是见多识广如大天狗,见到歌手妖相时仍不免恍惚。额头正中央的红色妖纹本是彰显他深厚的修为,却因为很配他妖冶的眼角而显示出一种相辅相成的美艳;紫色的长尖指甲与右臂狐化的柔软毛发形成对比,鲜明却不尖锐,令人不敢近身但又能生出亲近之意,矛盾融合到他身上却是无比自然。


妖狐歌手绒毛充足的耳朵充满力量感地抖了两下,接着是低声的咆哮:“你坏了大事,妖怪。”

这么一说便是无辜也不好洗清,大天狗冷笑一声,张开巨大黑翼:“既犯了错误,赎罪吧。”


孩子见展开双翼的大天狗气势慑人,忙顶着巨大压力开口:“翅膀哥哥!狐狸哥哥是要救我!”


大天狗一愣,意识到自己刚才只顾观察妖狐相貌,并没有注意到孩子身上散发的妖力。

“汝说。”大天狗脚踏大地,并未收起黑翼。

“定知无不言。”威压在上,孩子忍住哭腔,严肃地保证。妖狐看着他,眼里有赞赏。

“我的家族与人类长期以来都存在斗争。就在昨天,人类有组织地进攻了我族,凭战前准备和装备优势…屠…屠戮我族,多亏父母拼死将我送出我族结界…妖狐哥哥是要将我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孩子面露犹豫,妖狐望着他点了点头,孩子才慢慢说道,“我族的安全港,是个很严实的结界,无法轻易被攻破。”

大天狗心中尴尬。结界裂缝才一人大小,正是脆弱之时,自己贸然打断,怕是凶多吉少。

妖狐嗤了一声:“依小生看,结界内部尚完好,只是入口需再一年方能自然开启。”

他竟也不怕大天狗怀疑的凌厉眼神,迎了上去继续说:“你不也是感应到小生是妖,却不知小生本体为何?隐蔽妖力本源的结界之术是小生自己设的,造诣足够估计出他们族群避难处的受损程度了。”

“唉,只是委屈他这一年…”妖狐深深叹了一口气,“不能让人类窥探到他的所在,小生需要带他藏起来。”

大天狗依旧存疑:“你们的家族究竟做了什么,让人类要如此彻底地夺走你们的生命?”


妖狐瞥了他一眼,眼刀怒意比初现妖相时更盛,手轻抚过孩子的脸颊,人形伪装下清秀的孩子赫然长着极美的鹿角。



从大天狗现身时凛然的气概来看,妖狐不觉得他有真正的恶意。但救助小鹿男的任务被打断,妖狐只觉得心中无名火有名火都燃了起来。不过有翅膀的男人双目湛蓝,目光坚定,妖狐觉得,自己愿意有保留地告诉这个男人真相。

或是打他一顿。


被逼着基本是和盘托出,妖狐深深怀疑起来他的情商。扶起小鹿男恢复二妖的伪装,正欲离开,忽听背后低沉的声音响起:

“来我家吧,离酒吧近,孩子生活也隐蔽。

带来这么多麻烦真的是没有想到,我是大天狗,请多指教。”


“可不客气了,先生。”妖狐一欠身,算是回应。“称小生为妖狐就好。”说着已是变回人类相貌,一步步走远。





搬家的第一天可真是把小鹿男新奇坏了—大天狗住在一栋组合式公寓的顶楼,楼层数是五楼,风景很棒,可以俯视园区内人造的山河,也可以仰望天台上变幻的崇天。而注重生活品质的大天狗所使用的各种新奇家具也让小鹿男研究了好久,沉浸在其中暂时地淡化了生活的苦痛。


妖狐的全部行李居然只一个箱子,简单整理过后便倚在门框上看好奇宝宝小鹿男,不断往嘴里送大天狗家的哈根达斯以掩盖上翘的嘴角。

大天狗依旧是一身西装,手抄在衣兜中偷瞄妖狐。

在酒吧中经常调笑人类女性的是他,搬家时遵循极简主义满口性价比的也是他。没有了冷光,在自然的光影中,穿肥大T恤和短裤的妖狐反而显得不真实起来。



小鹿男对人类的世界充满好奇,这会儿已经开设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准备更深入了解一番了。

妖狐坐到大天狗家的实木沙发上,视线没移开过小鹿男。灭族的事实让他这个最后的遗孤承载的压力超乎常人想象,他需要,也必须变强。

他觉得他是理解小鹿男的,理解那种为了得到些什么,而坚定地要变强的心情。

如果不够强,现有的东西都保不住,何谈取得自己想要的?



长久注视深渊,深渊亦回以凝视。起初的几天,上夜班的妖狐坚持在上早班的大天狗梳洗准备出门时假寐,以防他对小鹿男还有何企图。

并无。听客卧外的声响判断,大天狗应是每天洗漱后再做一顿简单的早餐吃掉,收拾好餐厨具再披了风衣出门。规律且无趣得很。


后来妖狐便放心睡下,留小鹿男在客卧里安静读书。他并不在大天狗家吃东西,也懒得查看盥洗室被妥善放好的大天狗的洗护用品,更不会留意看不见名牌的西装其实是哪家裁缝店的手笔。


好像反而是古早时救妖于水火的直觉害了妖狐,凭着对气息的分析,妖狐确认大天狗没有恶意。仗着对气息的确认,妖狐懒得管那些细节。



所以妖狐不知道大天狗的咖啡豆要多少钱。

所以妖狐不知道大天狗的护肤品是什么系列。

所以妖狐不知道大天狗的西装得工薪阶层倾家荡产来买。

所以,妖狐不知道,大天狗多有钱。




“妖狐哥哥,你看这个,多么厉害啊!”某天下午,趁妖狐将醒未醒,小鹿男把一本翻开的杂志塞到他面前,一副不容他拒绝的样子。


“唔…我看看…VR头盔?你要人类的东西干嘛呀?我们的结界之术,幻术什么的都可以替代的。”


“可是这个能按人类的规则,玩人类的游戏啊!—”

妖狐往下看看价钱,不说话。这可是相当于他当歌手半个多月的酬劳啊!他也是个要在人界自立生活的男“人”,不能万事靠妖力的。


小鹿男看起来有点窘迫。本就早熟敏感,又肩扛大任,“玩游戏”可说是非常不妥的。妖狐哥哥脸色不善,更让他担心自己无礼的请求。

“我看这个可以玩射击游戏…”小鹿男低声解释,头都压低了。


妖狐一愣。他不会忘记他从小鹿男父母手中接过送走小鹿男的委托时,曾是桃源的森林一片火海,枪声不绝于耳,能封印妖力的子弹擦过年迈的古树,潜入清澈的河水,碾进族人的身体。



他也低下头,“我会给你买的。

克服万难。”




开锁声响起,大天狗一眼望到在沙发上互相低头的二妖:“何事让气氛这么沉重?”


妖狐不作声。小鹿男老实回答了:“妖狐哥哥要给我买东西呢。”

眼尖的大天狗立刻发现搁置一旁的杂志,小鹿男的意中物在一堆奇形怪状的高科技中呼之欲出。


大天狗笑笑,说:“不行,不给买。”


“怎么不行?你应该知道人类的什么知己知彼那一说吧!人家孩子是想了解那什么枪子,又不是走了歪道,又不是花你的钱你用不着肉痛!”妖狐这下又火了。

虽然此时这只狐狸还是人相,大天狗却仿佛看见了真正的狐狸炸毛。看,他漂亮的爪子都要露出来了。

只是错误还是要纠正。大天狗感觉自己面部隐隐有青筋在跳:“首先我真不是肉疼。毕竟为了孩子,并且你们现在这么辛苦我有很大错。

其次,这点小钱他便如此随意,假以时日他握了大权大钱,还保有这般轻松的态度,可怎么办?”


“你管这叫小钱?小生跟你拼了!”



大天狗接住扑上来的妖狐,手顺便在他头顶揉了一揉。

这对身经百战的妖狐来说反而是大杀招。在他缩回去发愣的当口,大天狗开始解西装。

“我就不告诉你这西装怎么来的了。说了店你也不懂。


你看好了,这个袖口是施华洛世奇的。

手表是欧米茄的。

衬衫跟西装一个来路。”


最后,大天狗裸着健壮的上身,又靠近了已经惊得无话可说的妖狐,在他耳边低语:

“所以内裤是什么牌子的,你想知道么…”


小鹿男也一起在发愣,而大天狗越过妖狐肩膀转而看着小鹿男。


“所以,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就自己去争取,自己去获得,不要等别人。这也是一个变强的过程。”


小鹿男深以为然,郑重地鞠躬谢谢这有时正义得发傻有时却还很有哲理的大哥哥,回房研究生财之道了。



大天狗并不打算和妖狐就这么了了,他轻轻叹气:“刚才那话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随着他的叹息,窗帘全部降下,隔绝了外面可能的窥探,这是眼中只会有彼此的时刻。


“为什么,你不知道我其实是什么样的地位?

为什么,你不知道我屡屡犯错的原因?”

他幽幽地又到他耳边:“因为你不看我啊,妖狐。

在酒吧的幽暗灯光下你看向那些无知女孩,在仓库的老旧空气里你看向那个悲惨少年,在不久之前,你呆愣着的样子不如说是在看空气。”


大天狗苦笑着低头。今天的举措确实是出格了,但他也没期望能有什么积极回复。妖狐的性子太自强,这种像逼人上贼船的行为会起到反效果。

但是…

妖狐把尖尖的下巴埋在了大天狗的颈窝,来了一个非常狐狸的嗅闻。


“小生已经闻出来你的好心了。

小生不介意,你让小生知道的更多。”










评论 ( 1 )
热度 ( 48 )

© 洛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