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的人
杜铁|GGAD

【也青】逾期不候(End)


有私设,保留能力的编辑x画手AU。









“狐狸!你™三页漫画要给我画三年去吗?!再给你开天窗你这个月就没饭吃了!真当你能啃一辈子老啊?”王也一边砸着诸葛青家的门一边大喊。作为一个术士和太极高手,他本不用如此难堪。但诸葛的住处附近都是普通人,他也干脆入乡随俗,顺路发泄一下不满,可怜那普通的屋门不堪打击,岌岌可危。

诸葛青把铅笔夹在耳上,一跺脚施了一个精妙的土河车支撑了一下木质屋门,才施施然踱到门边,欢迎他的责任编辑。




在这样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为哪家娱乐公司冠名大鳄本是各执一词地困难,而对异人和普通人都有业务开放的“一人之下”却是个例外。无论是异人圈子还是普通人圈子,他们的业绩都数一数二,曾经的商标抢注风波只是让它更扩大了知名度,与大洋彼岸的“异人”不同的宣传手段和发展方向令其逐渐坐稳龙头地位。

诸葛青作为一位术士、八极拳精英,也在针对普通人的业务中有所建树。

他是一部风水推理漫画的剧本及漫画作者,王也王道长是他的责编。

“武侯奇门与风后奇门应该相辅相成,推陈出新,这样才能良性发展,后继有人。”诸葛青向以米老二为首的公司董事推荐王也时这么说。

虽然心想比起诸葛家尚有白弟等小辈,风后奇门才是更愁传人,王也还是从命,过起了黑白颠倒的编辑生活。





普通人工作在他们这些还要忧心内斗的异人生活中占的比重并不太大,但诸葛青也能看到责编生活对王也的影响。长发从丸子变成更简单的高马尾,凌乱程度可以叫板冯宝宝;本就明显的黑眼圈更加慑人;设计简单但价格不菲的深色外套肘处有明显的褶皱,一看便知经历了长时间挽起袖子小心进行的精细工作。

王也明白自己此时的邋遢相,却是不禁倚在门框上就打量起了他精明的爱人:深蓝色长发一丝不差地扎在脑后;狐狸般的眯眯眼仍然—在痴汉本性尚存的王道长眼里—顾盼生姿;熨得平整的白衬衫不染凡尘,松松垮解开扣子一二,精致得像从灵魂摄影师吕良的大片中走出来的模特。




诸葛青创作的漫画每月一更,每更十三页。要不是诸葛青拖拖拉拉不上交这最后三页稿子使得他王也暂时没什么事做,他也不必被同事张楚岚张碧莲抓到可乘之机拖去贴网点,一肝完就火急火燎地来催稿。

虽然已经连开两次天窗,但真正令王也如此失态的是董事长米老二略带遗憾却依旧威严的一句:


逾期不候。





王也最懂自家诸葛姓狐狸的脾性,所谓撩妹老司机只是最肤浅的表象。他浪荡示人,私底下却要强自律得很。前两次天窗时诸葛青一边放着娇女劝酒的录音向总编张之维打哈哈,一边运斤成风将他觉得不够好的设定推倒重来,王也觉得他把用心画的旧稿揉烂扔进废纸篓的同时也揉碎了他的心,于是不声不响扛起更多危机公关,总算是把笔名青鸽的诸葛青的《山人内景》的人气维持了下来。

作为武侯后人,出世前心高气傲本无可厚非。但罗天大蘸后遇见太多奇人异事,技不如人的阴影使他铁了心地要追赶甚至赶超无师自通的冯宝宝、放飞自我的张灵玉等等圈内大咖。天窗,那是迫不得已的无奈。




又因为相同原因拖稿的诸葛青扮作好整以暇,只是因为不能让助理傅蓉—一个与他交集不多的外人瞧见他的无力。每当傅蓉伏案勾线、呼叫外卖,诸葛青就悄悄抽出本子,对案件手法写了又勾,勾了再写。

“傅蓉啊,这么喜欢我家啊?该回去了。”诸葛青被王也打量得不好意思,扭头招呼。

“这不是青哥你还没交稿嘛!你当我这助理成什么了!”傅蓉嘴上抗拒着,手边活计也不停。作为异人中的操刀能手,她对自己能力颇有信心,小刀飞快裁着网点。

“还不知道你王道长的神通?道长这等大人物,能压榨自然是要抓紧机会的嘛。男人之间的战斗,希望你先撤离啦。”诸葛青劝着,接引王也进屋。王也轻车熟路从冰箱里拿出瓶黑啤,走到傅蓉近前,虚晃了一下瓶子

“嘿,交给我吧。”

武当出身的王也不喜凡间烟火,于是话从他口中认真说出更加几分信服。傅蓉放下小刀,提包起身,“那麻烦道长了…”将关门之际,她悄悄回头,偷瞟了一眼慢慢走近的二人。



“宫位示意图我看看。”王也啜着啤酒,其实心里也没底。风后奇门的特性使得他在实战中获益良多,却也造成王也在理论层面的不扎实。与青进行纯理论的计算与对抗,他胜算不大。

抱着给青精神支持的王也没有得到预想的回应,诸葛青按下他拿酒的手,缓缓开眼:“也总,帮我实践一下就好。”

即使没开奇门显像心法,诸葛青的眼睛也蓝莹莹的,真是应了那句“你眼里有万千星辰”。王也苦笑一声,道:“我就知道。”



一个不继承家业也不创业的富二代被人叫总,那必然是要被好好地算计一番了。




一个有拳脚功夫的人柔韧性不会差,充分利用这一特性的诸葛青在阵中频繁进行着各种诡异而匪夷所思的走位,王也像个导播,频繁切换奇门阵的位置与特性,甚至陪着青来了一出奇门叠加。

觉得诸葛青是个洁癖缠身的公子哥的人此刻都被重重地打脸。各种尝试弄散了他的长发,让他的衬衫和西裤满是灰尘,而他就那么就着最后一组动作后侧卧在地的姿势,用一招精彩无比的风绳移来纸笔,趴着开始创作。

王也看着他的趴姿,一口气干了黑啤,奇门不收反而威力全开,为青阻挡着时间的流逝。

他眼力好,看见他的草图不止三张。最初接过这份差事确实有些不情愿,但同为男人,他明白比那点工钱更重要的尊严可是无价。

酒精催发酒劲。酒劲为他赢来可喜的大爆发,时间完全凝滞,灰尘都不再飘摇,唯有笔耕如飞的诸葛青,做法兼看诸葛青的王也。

草稿完成!勾线完成!八门搬运完成!



…咦?


觉察到诸葛青使了搬运只为开电脑上色时王也几乎吐血。青没问过他意见,所以应该是青自己开了阵。阵中阵对术士的影响在主阵术士透支的情况下被放大数倍,王也嘴角真的渗出了一丝鲜血,但仍坚持着对时间的掌控。离漫画杂志付印只有五小时,印刷厂表示他们只能再给两小时宽限。

青没让他失望。武侯家修炼还有很多独到之处,譬如他此刻同时面对四张稿子仅是几次呼吸之间,开始上色时便像谋划多时般准确迅速。他鼠标的挥舞,键盘的敲击,是多少电竞选手看了都会艳羡的迅疾准确。

四次重复…诸葛青整理一番,从脑力风暴中脱身,却是发现平日放松的王道长前所未有的认真,双手紧捏法诀加持力量,而屋内闹钟的指针分针嘲讽般缓缓挪移。




诸葛青一步步走向王也,这主阵术士竟浑然不觉。诸葛青叹一口气,轻轻掰开他手指

王也第一反应不是回握那白玉般的手,却是扭头望那闹钟。离交稿还有一小时,照规矩他该审一遍,不过他决定先扯点别的。

“太好了。”他舒一口气,像是驱逐三个月以来的疲惫。唇边的血迹被男友拭去,王也说话也轻快了不少:“被你赶上了,也哥这么优质的服务可真是过这村没这店了。”

诸葛青的手最终还是被反握住,就像诸葛青听到这话仍不免脸红。王也知道自己还是得把一遍关:“给我稿子,真搅合不动你的公关危机了。”


三页画稿交付到他手中。


王也又伸开了手:“你应该还有十三页吧?”




没想到诸葛青不从,欺身上前送上了精壮的躯体:

“真不好意思,我这么优质的服务也是逾期不候。”







———————————————————————
———————————————————————


啊!还是人生阅历太少。涉及职业的部分简直不能再苍白。《霍乱时期的爱情》里面各种定语和定语从句简直迷死人。…什么是补叙?什么是主线?就是在这样分不清楚的情况下一直写到了此处。
才疏学浅的我衷心感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洛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