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开除粉籍警告⚠️
杜铁|GGAD

1个存档

翻了一下animals,突然有点想让隔壁迪西的上都夫人加入进来……接着突然想看洛基姐姐/上都夫人的cp XD

然后可能要等考完试再小修一下前面再更新?

还没完结已经开始做梦想象Animals的本长啥样.jpg

【企划】cp签语饼征集

【简介】

“收到时就能幸福一次,拆开看到暖心的话又能幸福一次,最后吃下去还能再幸福一次。”签语饼的魅力正在于此,在没有心力产粮的今天希望至少为大家以这种方式带来或者说传递快乐。分享心动瞬间,快乐随机扩列,激情暗中安利,都是可以的!

制作好以后会在帝都SLO(12.31)当天游场发放,大家可以关注我的沙雕微博了解动向hh(不过听说slo场馆信号基本为0,好虚)

【链接】

杜铁

老头

【注意事项】

(虽然有加粗,还是请阅读全文)

  • 征集阶段暂不与商家沟通,初步获知征集结果以后会根据结果和商家更具体地沟通的。预计委托tb店铺【唛乐哆】,可以了解一下他家的成品效果。

  • 征集每道题...

【VEDDIE】所以他只是表现得像个傻瓜

昨天看完的电影,相当于写了一个小论文🙈是无趣复健的博主没错了!算是有剧透+彩蛋内容,介意的请不要点开了哟。


共生体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如黏稠液体流淌在布满沙砾的沥青马路上,如刀如矛取人性命再吞吃血肉,在主导着这副血肉之躯行使完大举破坏、散播恐惧、生食器官等种种举动以后又扑回宿主身体,有伤也给他修好,仿佛真的无事发生。

别人是这么想的。超级力量、超级速度,灵活的身体变化带来的变化多端的战斗方式,给自身与宿主做的自愈,交流方法,外星文明……如此多的不同如此多的差异如此多的未知。他们感到恶心和恐惧,好奇又慌张,被救下的人流着泪颤抖,情愿自己眼花;被伤害的人红着眼咒骂,反倒像乐见其成理...

虽然我p不好图但我发现了lofter的美丽贴纸

正好配 @xmooo_ 老师的美丽作品和我们的美丽本命

杜铁冲鸭!!

史先生金盆洗手啦

黑/黑AU 奇怪的体裁!

链接走评论

然后继续丢人询问出小料的事宜……现在先放进去的短篇(已公开发布)大概有两万五字了,不知道大家还有什么比较喜欢想收的短篇(或者根本没人想知道(丢人

【杜铁】失去语言(未完)

程序出了问题……这本来不应该的。重置生理系统无论对凡人还是超级英雄,无能力者还是变异者,都是一件大事。哪怕托尼·斯塔克的智力依靠什么帮助竟能超过里德的水平,不再多做检查他也不会安心。

说再多声遗憾也没有用,“重伤后从深度昏迷中醒来”,这么公主式的叙述却意味着另一个残酷的事实:善于鼓弄唇舌说出许多俏皮话的他语言中枢遭到了破坏,要是还想再开口说话就要抓紧时间对脑部进行局部重置。

他曾经忍受过一步步失去记忆与智力的苦,冒险、探索未知,类似的经历贯穿他至今的整个人生,这一次也不过是换了个方式继续在生死边缘徘徊。

他叹了一口气,双眼再次聚焦滚动数据的屏幕。信息流汇聚如海进入他的脑中;...

【杜铁】(ABO)Animals 06

Summary:真爱一线梅林牵,怎奈大敌在阵前。剑与剑鞘需再虑,终会有日续佳缘。前两章风风光光的洛基解解今天有一点狼狈,但他依旧对打断了两A的快乐鼓掌毫不愧疚呢。

正文

军训+一周课上完连格式都忘了(哭笑不得)把这个系列做成合集了方便大家浏览以前内容!

今后会努力把学到的知识应用到挚爱的西皮文里去的。希望新学期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快乐,互相温暖

洛洛馋哭了,甲板上好冷,我好害怕...

【杜铁】(ABO)Animals 05

抱歉大家...度过了一个瞎忙的暑假之后我还要军训,最近写得慢点! 

Summary:异鬼统领深陷家属闹事的纷争之中,西境之王被瞬间传送回城,没成想更头疼的事接踵而来。

正文

我终于写到梅林爷爷了!梅林的胡子啊!真爱预备了!

一个问卷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洛桫 

读一读,读一读,是不是很像“啰嗦”呢?我的域名里也写了talkable!我说话一不小心就会爆一大堆根本维持不了高冷形象()是想以此鞭策自己少说没用的多点实干时间。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比较正式的话是今年二月,开始认真地写完整的文了。不正式的话可能要追溯到四年级啊哈哈,当时写了一个被夸了好久但现在看来也就那样的散文…动机有好多呢,比如喜欢的画面很好奇用文字应该怎样去描述呈现,比如让我着迷的人物是不是...

老铁对小维说—

啊啊啊啊啊!我想搞双双老头的杜铁,但迎着初升朝阳我只写得出这乱七八糟的穿越废话玩意儿…初升朝阳没错,错的是无趣的老洛罢辽!!!

老人睡着,呼吸带着点鼾声,在这寂静的夜里仿佛是唯一能带动浮尘的事物,不过他的房客,维克多·冯·杜姆的记忆宫殿就没那么安分了。他想复国的计划,想大学收获的知识和经验,想新疤疼痛的脸,想地狱,想母亲。
灰暗的云遍布天空,隐晦照出将亮的天光,又被钢筋水泥遮挡。老人就快醒了,他将去晨跑、买菜,以年迈所带来的慵懒与提点欲望第不知道多少次告诉维克多他将走上什么样的道路。
绝不会像你一样就是。他想。不平凡的道路,他生来就注定要走的道路。维克多记得所有,而记...

1 / 7

© 洛桫 | Powered by LOFTER